首页 > 国际新闻

《致命女人》slay全场的刘玉玲,凭什么成为好莱坞最成功亚裔女演员

文章作者:来源:www.biethestar0003.com时间:2019-10-11



2019年属于刘玉玲。

她曾担任热门系列《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和《致命女人》的导演兼导演,该系列实际上是2019年最热门的系列之一。

她今年还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成为历史上第四位在星光大道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亚洲华人。

刘玉玲在5月的杂志《综艺》中接受了采访,谈到她如何从一位缺乏机会的亚洲女演员那里成为好莱坞最成功的女演员之一。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很小的时候就设定明确的个人目标,在事业稳定的时候就计划下一个挑战,并坚信在遇到困难时我们可以做到,这是亚洲最成功的女演员的成功之道。今天的好莱坞。

《综艺》杂志采访:

在CBS《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制作的七季犯罪剧中,刘玉玲结束了在琼沃森的戏,完成了从女演员到导演再到制片人的过渡。在主演新剧集《致命女人》之后,刘玉玲立即担任导演。

她还与ABC合作开发了以女性为主题的剧集《无名英雄》,讲述了一些克服逆境并成为该时代先锋的最着名女性的故事。今年5月1日,所有这些成就(以及更多成就)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庆祝。

“我一般不太花时间庆祝,总是很快就投入到下一项工作中了。但是这次不一样,我想我绝对该停下来庆祝它,对我而言,这是一次巨大的梦想成真。”关于她在星光大道上的荣誉,刘玉玲这么说。她还记得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追求表演了,“大概八岁或者十岁”她说,“ 那时候我们家在皇后区,我常和邻居的孩子们一起在巷子中玩耍。”但她从来没想过会把它当作自己的职业,刘玉玲的父母毕业于生物化学和土木工程专业,他们更注重教育和谋生,而“从事艺术工作与这两者都无关。这是一项很难向普通人描述的工作,刘玉玲的父母出身于另一种文化背景,他们难以理解演员的工作时间,还有在此之外还需要花大量的精力进行宣传,演员的责任远远超出了只是在片场拍戏。”

刘玉玲最终进入了以数学和科学见长的高中,并在密歇根大学完成了高等教育。当时她就开始以学生的身份在剧场中进行演出,尽管她获得的是亚洲语言和文化学位,而不是艺术,但她从来没放弃她的梦想,很快她开始以自由职业的方式和很多经纪人一起合作,在剧院、电影、电视和商业广告中出演各种角色。“每个人都很乐意把我加入他们的名单中,但是并不能对我做出承诺,因为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我到底能得到多少次试镜机会。”刘玉玲说,“从一开始的挑战就是 ‘我们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你应该拿不到太多工作机会。’,以及和多样性的角色并存。”

尽管刘玉玲已经稳定的作为演员工作了三十年,并且开始涉足幕后制作和导演,但她承认,她职业生涯早期的那些挑战并没有完全消失。“尽管事情已经开始发展和变化,但它仍然是一个问题, ‘这个人不可能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因为她不是白人。’在剧院中这样的情况更容易被观众接受,没有人会去质疑它,但在电视上人们还是想看到传统意义上的家庭”。

她很感谢《基本演绎法》的创作者罗伯特多尔蒂帮助她扭转了局面。在那部电视剧中,她不仅成为主演,还首次担任电视导演, “能成为其中一员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因为华生不仅是一名女性,还是一名亚裔,从来没有人真正讨论过这个话题。”她在谈到《基本演绎法》时这么说,“她在那里,就已经很有价值了”。

她对电视剧并不陌生,她在确定要扮演琼华生这个性别偏移的角色之前,还在《女人帮》、《黑金家族》和《南城警事》等电视剧中出演了一季。除了之前在《甜心俏佳人》中饰演吴玲之外,该剧制片人大卫凯利还为她写了一个角色。1998年,刘玉玲在《甜心俏佳人》中首次亮相时,电视上还没有着名的亚裔角色。这也给了她一个机会,得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诠释一个人物。但《基本演绎法》因为一些截然不同的原因改变了她的生活。

刘玉玲承认一开始她有些紧张:“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她立刻与多尔蒂取得了联系,两人讨论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小传,以及他们之间的友谊将如何在剧情中发展。他向她保证,尽管他把华生变成了一个女人,但他想在其他方面仍然忠于原着。“它变成了一段非常私人的经历。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从来没有为一个项目工作过这么长时间。所以这真的是一件让我大开眼界的事情,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演员,更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成长时期。”刘玉玲说,“这段旅程让我开始考虑把导演作为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并真正理解了事物运作所产生的价值。”

当确定会出演《基本演绎法》后,她表达过自己对导演一职的兴趣。但是高层们只看到了她作为演员的能力,一开始只愿意让她担任演员,刘玉玲说,是她的经纪人努力为她争取到了额外的机会。

《基本演绎法》第一季最初被续订了13集,之后又被续订了9集,之后又被续订了两集。她的经纪人用这笔额外的订单来确保她能够在第二季中执导,尽管第二季当时还没有被预订。“她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支持,即使我觉得这太难了,她也绝对不会说‘不’“。“有人站在你这一边,做你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这太棒了。”刘玉玲说。“这表明你的坚持是值得的。为了有所成就,你必须真正努力,你必须继续努力,因为你听到的拒绝总会比肯定多。”

她导演的《基本演绎法》是第二季的第22集,之后她又执导了五集。她还参与了《恩赐之地》、《卢克凯奇》和《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者》的导演工作。多年来,刘玉玲说她学到的一些最重要的经验教训是关于合作,以及不断增长的电视业务,但最重要的是,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

“作为一名演员,在做了一场长期的演出之后,感觉就像服兵役一样: 你能理解时间的强度、速度和重要性,因为你没有时间了!这就像一场马拉松比赛,你必须控制好自己的节奏。”她解释说。“它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关于纪律和承诺。你不仅仅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一个团队,在那段时间里我学到的集体观念让我的心成长了很多。现在我经历过了,我觉得我什么都能办到。现在我已经可以这么说:‘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能做到。’”

关于最新的《致命女人》,这部喜剧详细描述了三个生活在不同年代的女人的生活,都是关于婚姻中的不忠。当选择新的项目时,刘玉玲说,吸引她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于时间的投入。例如《致命女人》十集就是一个完整的剧集,她很兴奋能全身心加入进去,而不会因为要参加一场“马拉松”而感到恐慌。她说: “作为一名演员,我有能力在前九集中塑造自己的形象,然后作为一名导演,我也有能力在第十集中融入各种不同的元素。”

但同时,她也在工作中寻找新的挑战。“我认为角色离我越远越好 越远越有趣,”她举了个例子:“我不擅长击剑,但我必须让它看起来像是我打了一辈子了。在《基本演绎法》中当一名医生并不容易,因为即使有技术顾问,你也想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精确。”她承认,虽然在与编剧和制片人的合作中必须有一些东西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但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把作品个人化。

刘玉玲说: “过去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但是现在我有了孩子,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即使是关于一个有孩子的女人,也不再是私人话题了。这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因为现实是如此的分裂,有时候私人生活甚至比你的实际工作还要困难。”

编译/flashback

来自淘票票媒体号:影人放大镜